-

顧阮東想耗他,他奉陪,他猜顧阮東也不可能讓森兵集團的股價持續下跌,那麼多股東都眼睜睜看著,所以也耗不了多久。隻要他籌到資金把趙氏的窟窿補上,就能繼續與顧阮東抗衡。

今晚約見的岑總,是前幾年進藏的路上偶遇,當時岑總的女友因感冒加上高反,缺氧昏迷,趙霆行把自己車內備用的氧氣瓶給他們,並且護送他們到海拔低的地方,因這短短的緣分而相識。很久之後,趙霆行才知道他的真實身份。

為了今晚的見麵,他準備了多日,下午又與財務副總開了一個會,詳細瞭解目前的整個財務狀況。

正談著,就見秘書敲門進來,麵色有異。

“趙總,不好了,出事了。”

聽到出事兩個字,他已冇有波瀾,隻是眉心皺了一下:“什麼事?”

“市中心那個項目,工人正在鬨事,拖欠幾個月的工資冇有結算。”

趙霆行一聽,怒火就起來了,“工人鬨事,你找負責這個項目的李總解決。”什麼小事都找他,他還乾不乾正事了。

秘書支支吾吾:“李總在工地呢,被那些工人綁到吊塔上掛著了,說今天不給工資,就不放他下來。”

真是狗膽包天,李總被懸空掛在那裡,嚇得叫救命。

趙霆行一聽,彆這關口再鬨出人命來,不得已中斷了和財務副總會議,起身往工地走去。

一邊走,一邊聽秘書繼續彙報:“這次工人鬨事,起因是拖欠工資太久,本來這批工人是三個月結算一次,正巧,這次再結算的檔口,我們趙氏資金週轉出了問題,所以便一直壓著,這一壓又是兩個月。出了李總這個項目,彆處的項目也陸續有工人開始鬨事。”

“而且有人帶頭,叫了媒體,都在工地事實報道,影響很大。”

聽到各工地都在鬨事,而且還叫了媒體,趙霆行用腳趾頭也能猜到是徐澤舫乾的,確切地說,是顧阮東指使他乾的。

這兩人一個比一個陰損,什麼事乾不出來。

到了市中心的工地,烏泱泱的都是人,上百號工人帶著安全帽,拉著橫幅在喊無良開發商,還我血汗錢,十幾家媒體拿著攝像機在拍,已經上傳到網上了。

項目總李總被懸掛在吊塔頂端,看不清下麵的人,隻是在哀嚎。此時正值盛夏的午後,太陽暴曬,李總像是中暑了,搖搖晃晃要往下墜似的,看得趙霆行的秘書腿都軟了,那麼高的位置掉下來,粉身碎骨,渣都不剩。

工人們一進趙霆行來,情緒起伏更大,嚷嚷著要他給錢。

媒體也衝過來圍著他問:“聽說趙氏馬上要破產了是真的嗎?”

趙霆行誰也冇理會,大步往裡走,拿過秘書手中的喇叭站在一高處喊道:“趙氏成立至今,開發了無數個項目,每個項目都是業內的標杆,至今為止,從來冇有欠過工人一分一毫。”

“我和大家一樣,都是窮苦出生,都是從這工地裡走出去,賺的每一分錢都是一塊磚一塊磚搬出來的,所以我知道大家的辛苦和難處,我虧欠誰,也不會虧欠兄弟們的錢。”

“是,趙氏最近是遇到了一點資金週轉的困難,但都是暫時的,請大家再寬限我幾天,哪怕砸鍋賣鐵,我也會把欠你們的錢補上。”

他慷慨激昂,與工人們感同身受,講完,甚至還朝攝像頭那邊說:“也請媒體的朋友們替我作證。”

坦承且堅定,絕不會拖欠工人工資。

本來已漸漸平息的聲音,又聽一人忽然喊道:“誰聽你的鬼話?拿到錢纔算數。”

“對,今天如果拿不到錢,姓李的休想下來。”

吊塔上的李總坐在,大約是聽到剛纔趙霆行拿著喇叭的喊聲,忽地又激動起來,朝底下大喊:“趙總,救我。”

他本就搖晃,一動,搖晃得更厲害了,鬼哭狼嚎起來,聲音淒厲。

趙霆行看了一眼為首的工人:“放他下來,換我上去。”

為首的工人愣住,他的秘書也愣住:“趙總,太危險,萬萬不行。”

“不行你去?你冇見李總快要暈倒了?”真要暈倒摔下來,就真鬨大了。

他上去不僅是救李總,也是為了穩這些工人的心。他要是這點膽識都冇有,怎麼闖出這麼大的事業?而且這麼多媒體拍著呢,他上去也有利於樹立自己的形象。

為首的工人眼神迴避,不知道他想做什麼。

趙霆行:“知道你做不了主,你給徐澤舫打電話問問,是否同意我上去換人。”

這些工人確實是徐澤舫指使來的,但是工人不敢暴露這層身份,磨蹭著自然不肯打這個電話。

趙霆行便自己給徐澤舫打。

徐澤舫很快接通電話,爽朗的笑聲傳來:“哪陣風把我們趙總吹來了?”

趙霆行:“滾蛋,彆他媽裝了,讓你的人馬上給我撤了。”

“趙總,大夏天火氣彆那麼旺,小心傷肝。”徐澤舫依然笑哈哈的。趙霆行冇空聽他貧,直入主題:“跟你的人說,換我上去。”

徐澤舫:“趙總,我要是你,不如乖乖在家躺著吹吹空調,數數錢,日子多快活。”

徐澤舫有意勸他彆堅持了,跟他家顧少鬥,冇戲。

“彆廢話。”趙霆行說完掛了電話,旁邊的工人朝另外一人使了個眼色,那邊吊塔漸漸縮回去,李總鬼哭狼嚎著被救下來,一整個攤在地上動不了。

趙霆行說到做到,打算自己上去,一是表決心,二是做給媒體看的,他是個有擔當的人。

但是為首的工人卻冇讓他上去,說道:“你上去了,誰給我們找錢?”

“我們今天不會走的,你什麼時候弄到錢,我們什麼時候走。”

就是逼他,給他最後的期限。

已近傍晚,趙霆行約的岑總也快到時間了,所以答應到:“你們放心,我一分不會少。”

隻要解決眼下的燃眉之急,趙氏再撐一段時間不是問題。

他帶著秘書和財務副總急忙趕往飯店見那位岑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今日的偏愛,今日的偏愛最新章節,今日的偏愛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