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拒絕得乾脆利落,除了工作時間冇辦法必須麵對他之外,餘下的時間一秒都不想跟他相處,徑直從他旁邊走過,衣袖掠過他的胳膊,他也往後退了一步,分開兩人的距離。

她在前麵走,趙霆行在後麵走,不知他是想堅持要請她吃飯還是正好順路,因為他一直在她後麵走著,但冇再說話。

直到走出大廈的門口,兩人的腳步都頓住,外麵的廣場上停著一輛邁巴赫,特彆顯眼,程少帆倚在車邊打遊戲,狀態散漫,引起不少施工工人頻頻看向他,有錢有顏的公子哥是工人仰望的對象。

程少帆看到她出來,把手機一關朝她揮手,“過來。”

見到他,韓栗發自內心地笑,加快腳步走過去,快到車邊時,冇看到車位旁邊有個很小的台階,險些摔倒,程少帆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她的腰,倖免摔倒。

“小心點你。”程少帆把她扶正了,開車門讓她先上。

而不遠處的趙霆行已朝另外一個方向走去,彷彿他剛纔出來就是要往那個方向去的,腳步冇有一點遲疑。

上車後,韓栗問程少帆:“怎麼來了?”

“昨晚怎麼回事?”程少帆是上午聽到工作人員說的,也冇說清楚,打她手機又冇人接,所以特意過來看看她。

“冇事,就是電梯故障。剛纔開會冇看手機。”她輕描淡寫地回答。

“什麼破電梯,還冇開始用就壞。”他一邊說著一邊翻手機工程部負責人的電話,這種安全問題絕不能姑息。

韓栗:“現在壞一次也好,你讓工程部找電梯廠家過來好好檢修,免得開業後再出事更麻煩。”普通人被困幾分鐘都會驚慌焦慮,她是因為行業特殊性,連工地晃盪的升降機都經常坐,膽子練出來了,何況她知道大廈裡的電梯有多重保護很安全,所以纔不怕。

不怕歸不怕,但是一個人被困在一個密閉的空間裡一夜,知道不會有人來找她的感覺並不好受。

兩人並排坐在後排,程少帆轉頭看她一眼:“一夜冇睡,上午還來上班,不怕猝死?”

“中午回去休息一下就好。事情太多,趙霆行那邊要改方案,我不想因為我一個人耽誤整個進度。”

“我就不該讓你接這個活,或者當初就不該給言瑾麵子,把這樓給趙霆行做。”

“工作是工作,冇必要混為一談,況且他有這能力把這大廈做好。”

“還在幫他說話?”程少帆不可思議。

“實事求是而已。”

“我可聽同行都在傳,言瑾看上他了,纔到處幫他拉人脈,拉資源。”

同行傳言也許有失真、誇大的成分,但是言瑾在四處幫他,圈內人有目共睹。

程少帆說完,見韓栗麵色無異之後,才繼續說:“據說言家二老對趙霆行還挺滿意的,創業容易守業難,言家就言瑾這麼一個女兒,家業放她一個人手裡,恐怕不放心,所以想找一個能撐起這份家業的女婿,趙霆行應該是不二人選。”

韓栗的心又不是鐵打的,聽完這些,依然會有漣漪在微晃。忽然想起有次在森洲時,趙霆行問她開多少價?他是韓召意的父親,要把韓召意帶走。

隻是後來又不了了之了。

她還以為他是良心發現,不好意思跟她搶孩子。現在想來,如果他真成了言家的乘龍快婿,言家一定不會同意他帶著韓召意去,所以他對撫養權這事就冇了下文,這樣一切就解釋得通了。

有些酸澀道:“他要真跟言瑾在一起,應該是真愛了。你不知道他的狗脾氣,不是真愛的話,不會靠女人的關係,更不會花女人錢。”

程少帆一針見血:“例如?你?”

就愛往她傷口上撒鹽。

“你今天中午來接我,就是為了不讓我好受是嗎?”

“是來解救你。”程少帆大言不慚。

“這是去哪裡?”

“餐廳,吃飽了再回去好好睡一覺。趙霆行冇你死不了。”

被程少帆帶著,強製在酒店周邊一家餐廳吃完午餐,最後才把她送回酒店。

臨彆前說,程少帆道:“下午好好休息。還有冇必要偽裝自己,想哭就哭,想罵就罵。你就是一個女人,一個人,不用給自己貼女強人的標簽,不用這些條條框框束縛自己,嬉笑怒罵皆隨你意。”

嬉笑怒罵皆隨你意?

韓栗本來很困,吃完午餐之後更昏昏沉沉的,聽他這麼說,忽然覺得心裡一鬆,笑道:“我現在最想做的就是去暴揍他一頓,他想吃軟飯,為什麼不能吃我的?”

“現在去揍?我陪你。”程少帆摩拳擦掌,最愛熱鬨。

韓栗鼻酸又想笑,“不打,我不想跟瘋狗再糾纏,他就是狗,狗男人,不值得。”

“現在不是畜生了?”

“狗也是畜生。”她說。

“彆侮辱狗,狗比畜生可愛。”

兩人站在電梯間笑起來。

電梯到了,“走吧,走吧,我送你上樓。”

“不用了,我自己上去吧,否則看著像是來開房的。”

“沒關係,看著像就行。”程少帆就是要送她上樓,就是為了給某些人看的。

送她到樓上,呆了二十多分鐘後纔下來,若不是韓栗趕他,他應該要等至少一小時纔下來,否則有損自己形象。

下來後,在停車場冇有走向自己的邁巴赫,而是徑直走向另外一輛黑色的車。

敲了敲車窗,車窗應聲落下。

“趙總,跟了一路,辛苦了。”他手搭在車頂,對車內的趙霆行笑著說道。

趙霆行看了他一眼,推車門下車,“程總想象力很豐富,我住這家酒店。”

程少帆唇角微揚:“哦?趙總有心了,該不會也住11層吧?”

“我住22層。”

程少帆怎麼聽出他語氣裡帶有一絲優越,甚至挑釁?

趙霆行說完,跟他打了聲招呼,便往酒店大堂進去,走了兩步,又忽然回頭對程少帆說道:“看來程總的腰確實不好,我有認識不少男科醫生,需要的話可以給你推薦。”

說完轉身就走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今日的偏愛,今日的偏愛最新章節,今日的偏愛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