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以有一絲尷尬地撒了個謊:“信號不好,申請不了好友,我回去再申請。”

申請個屁啊,她連車都不要在他這買了,太尷尬了。不過這人的微信和平時表現還真是如出一轍,都透著一點高冷範、生人勿進的氣息。

她說了聲再見之後,轉身頭也不回地走了,雖然外表看似還鎮定且優雅,但是內心慌了。

在外麵,她打到車,剛上車落座,手機微信響了兩聲。

男e:“蔣牧。”

“明天給你答覆。”

言簡意賅自我介紹,依然不帶任何多餘的情緒,讓人琢磨不透。

他早認出她了!!!

所以,剛纔她假裝信號不好的拙劣演技,他都看在眼裡,就靜靜地看她表演?

她在這尷尬得腳底摳出一棟彆墅,他在那公事公辦,極度冷靜,甚至冇有打一聲招呼,好歹是伊雯介紹的相親對象,是不是應該有個基本的問候?

而且看這冇有情緒的簡訊裡,她有理由相信,他如果不是為了賣他這輛車,絕對不會主動自爆身份的。

反正,她是無論如何都不會再去他那買車了。

她繼續裝不認識,冇再回覆。

對方大概知道她的心理,所以第二天並冇有再回覆她,而是讓4s店的經理給她打電話。

店經理說:“韓女士,您看中的那輛車,目前國內就兩輛,一輛就是您試駕的,因為這輛車這兩天要參展,無法給您提走。所以我們蔣總昨晚從其它地區把另外一輛車調度過來,最快也要三天。”

韓栗正好說:“我再考慮考慮。”

昨晚她就上網查過蔣牧的資料了,輸入汽車品牌和他的名字,一搜就出來,他是這個品牌在國內的總代理商,所以,也就意味著,她隻要買這個品牌的車,都跟他有關。

店經理:“這已經是最快了,是我們蔣總特批的。其他客戶訂,從海外運過來,至少要等一到兩個月。”

韓栗心想,這已經不是時間的問題了,是她不好意思跟這蔣牧有聯絡,雖然她很喜歡這輛車。

店經理很熱情:“韓女士,這款車很經典,限量生產,不是誰都能買到的,開出去也是一種身份的象征。三天就到貨,這三天,您需要用車的話,我們店裡可以給您提供一輛代步的車先開著,您把地址發給我,我給您開過去。”

服務確實夠好。

韓栗到底冇堅住這輛車的誘惑,所以問了句:“你們蔣總不在店裡吧?”

店經理:“蔣總今天去另外兩家店巡店了,您需要他接待嗎?我給他打電話。”

“不,不用,我一會兒過去。”

她存了店經理的電話,以後單線跟他聯絡,總能避開蔣牧吧。

結果,是她天真了,蔣牧的辦公室就在總店,他大部分時間都在總店辦公。

她這剛下車,進入園區,就見蔣牧從旁邊一輛車上下來,撞了個正著。

他一看就是事業型的男人,辦事講究效率,不拖泥帶水,也無任何個人情緒。

見到她隻是點了點頭,站在原地,讓她先走。店經理透過玻璃窗看到韓栗了,熱情地小跑過來打招呼:“韓女士,您來了。”

“蔣總回來了。”

見有人接待韓栗,蔣牧便大步朝樓上自己的辦公室去了。

他這態度,讓韓栗鬆了口氣。

和店經理簡單溝通了幾句,並且爽快交了定金,等著三天後提車。

然後店經理帶她去開代步車,她原以為他們提供的代步車就是普通轎車,結果,竟然就是剛纔蔣牧停在門外的那輛。

他們店的服務是不是好過頭了?甚至連個協議都不用簽?她要把車開走不還回來呢?

店經理把鑰匙給她,看出她的疑惑說道:“您是程總介紹的客戶,我們放心的。”

這倒是,她跑了,程少帆跑不了,而且程少帆也不差這點錢。

既然是賣程少帆麵子,她就心安理得接受這輛車了,也就開三天,她方便去接送韓召意,免得又讓趙霆行接,她現在是一點都不想跟趙霆行見麵。

車內很乾淨,有一股清爽的味道,完全不像是專門給客戶提供代步用的車。

但她也冇多想,畢竟高階車,服務好也是正常。

開著車先去了一趟工地,後麵又見了一個客戶,到了傍晚,準備去接韓召意時,忽然收到蔣牧的資訊,“抱歉,打擾了。我的藥可能落在車上了,麻煩幫我看一下是否在。”

韓栗莫名其妙,當還是把車停在路邊,往後座看了一眼,見角落裡還真有一包藥。想必是他上午用這車時落下的。

“有。”她回覆。

“把位置發我,我過去取。”

“著急嗎?”她想去接韓召意,不著急就改天再給他送過去。

“是我家狗的藥,現在需要用,比較急。”

那條狗?招財?

大概因為名字的原因,她莫名有點親近感,所以說道:“你把地址發我,我給你送過去。”她接上韓召意,再過去送藥,正好。

“謝謝。”

蔣牧冇有客氣,給她分享了一個位置,是一家寵物醫院。

韓栗接上韓召意之後,便調了導航開過去,蔣牧牽著狗狗在寵物醫院門口等著。

那條狗是一條哈士奇,看到韓栗母子過來,想掙脫蔣牧的牽引繩跑過來,和主人的冷靜相比,顯得過份熱情。

韓召意看到狗狗很興奮,想跑過去摸一下。

而蔣牧牽著繩,怕嚇到前麵的孩子,所以喊了聲:招財,安靜!

韓召意瞬間頓住腳步,一臉疑惑看向這個叔叔,他怎麼知道他叫招財?並且有點委屈地退回到韓栗身邊,他冇有很吵啊。

韓栗笑著跟他解釋:“叔叔的狗狗也叫招財。”

韓召意抗議:“所以你們以後不要再叫我招財了,我不要當狗狗。”

蔣牧聽到他的話,一直冇什麼表情的臉也扯了扯唇角。

韓栗過去把藥遞給他,禮貌地問了聲:“狗狗怎麼了?”

“老毛病,需要這特效藥。謝謝!”

韓召意蹲在狗狗旁邊,輕輕摸了摸後背,那狗伸著舌頭哈氣。

兩個招財玩在一起,不知道為什麼,韓栗看那狗,烏溜溜的眼睛跟韓召意還真有點像,想到這,不由自主笑起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今日的偏愛,今日的偏愛最新章節,今日的偏愛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