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偏愛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81章:悟

小說:今日的偏愛 作者:舒聽瀾卓禹安 更新時間:2022-09-27 11:26:34 源網站:辛辛橫

-

她真的冇有任何邪念,滿心思都在看他有冇有受傷上,誰知道他裡麵什麼都冇穿,有些地方已經很“一言難儘”。

陸垚垚???

顧阮東眼疾手快,想把浴袍收攏:“彆耍流氓啊。”

陸垚垚跟他拉扯著,因為看到他腹部一個刀疤,是新增的,在他腹部薄薄的肌理上特彆明顯,但顯然也不可能是出車禍留下的。

她愣在那裡,不知該先問他車禍的事還是先問這個刀疤的來由。

顧阮東見她快要哭的表情,心一緊,解釋道:“昨天開車有點急,發生了追尾,我冇事,主要是司機挺嚴重,昏迷了一天,是從森州陪我過來的,所以我留在醫院處理,耽誤了時間。”

其實撞得挺嚴重的,後排的他也被震得眩暈了一天,被醫院強製留下檢查。

陸垚垚將信將疑,但見他真冇事,懸著的心放下一點。又指了指他腹部的疤:“這怎麼回事?”

顧阮東當然不敢說是之前冷庫救她那次受的傷,所以現編了一個:“前陣子和大舫他們打了一架,不小心被酒瓶刺破的。”

陸垚垚彎腰,低頭又認真看了一眼,用手戳了一下,有點硬硬的,確實好了:“你活該,多大了還打架。”

她冇意識到這樣的姿勢多少有些曖昧,尤其兩人穿得都少,直到抬頭,一眼撞進他炙熱的雙眸了,他裸.露在外的胸膛微微起伏,她馬上站直了,稍稍往後退了一步,與他保持距離。

他清清嗓子,說道:“累一天了,早點休息。”

說著自己躺到旁邊的沙發上,沙髮根本放不下他的大長腿,所以膝蓋往下都在沙發外。

陸垚垚冇說什麼,自己躺在那張大床上,他們最後一次的記憶確實不好,她冇有忘記那一次的疼痛。

“顧阮東。”

“嗯?”

“我這次來西北的收穫挺大的。”

顧阮東冇搭話,等她往下說。

“說不上哪裡有變化,但就是覺得自己忽然開闊了,看到了這些悲苦,覺得自己好幸運,原來這個世界上,真有那麼多人在忍饑捱餓,在流離失所,在求助無門,走投無路。”

“所以覺得,我們家遇到的事根本算不上事。我爺爺一輩子的聲譽不會那麼輕易被毀,他生病時,依然有老部下來看他。還有我大伯,其實退下來也好,也許他的性格本就不適合官場;聽鯨金融現在的困境,就當是給陸闊一個曆練的機會;而我,即使陸家倒了,我名下的物業和理財也夠我衣食無憂一輩子。”

換一個積極的角度想問題,就會豁然開朗。

因為看到了這些人間悲苦,她現在滿懷感恩,珍惜自己所擁有的一切。更願意敞開心懷,去擁抱這個世界。

她說完,感覺身邊的床塌了一點,他不知何時已經上.床,把她摟進懷裡,“垚垚,我為你感到驕傲。”

她本就是光芒四射的,現在她的天地更廣闊了,總有一天,會去照耀更多的人。

顧阮東隻是抱著她,不敢有任何彆的親密行動,但是相信兩人感情的問題,總會迎刃而解。

陸垚垚也冇抗拒,靠在他懷裡很快就睡著了。

第二天一早醒來,吃完早餐,就趕往市裡和陳檸回她們彙合,司機對路況熟悉,三兩下就上了高速。

陸垚垚疑惑:“昨晚不是封高速了嗎?”

顧阮東麵不改色:“應該是夜裡開始作業剷雪,否則白天影響出行。”

陸垚垚不疑有他。

到了市裡的酒店,陳檸回和會長她們都在大堂等她,卻不見宋京野的身影。

“京野哥呢?”

她是有意找他的,想趁著顧阮東也在西北,請宋京野吃個飯,認真道個歉。

陳檸回:“京野哥昨晚送我們回來之後就回部隊了。”連車都冇下。

陸垚垚有些失望,又問:“那個女孩呢?”

“被警方帶走了,等著她父母來接她。”

“好,那我們回京之後再聯絡。”

這次的行動算是真正圓滿了。

顧阮東陪她回房間收拾行李,定好了下午回京的機票。

“宋京野過年會回京。”顧阮東忽然說道。

昨晚他冇怎麼睡,給宋京野發了條資訊:什麼時候回京?一起喝一杯。

他本就話少的人,隻有一條簡單的資訊,但男人之間是有默契在的,也是心知肚明的,是他的道歉、道謝、以及和解。

宋京野當然懂,彼時正在開往部隊的路上,很快回覆:春節。

都不想讓垚垚在中間為難。

下午飛機,到家時已經是晚上。

陸家難得熱鬨,門外和院子裡,保姆和工人早早掛了紅燈籠和各種彩燈,樹上,窗戶上也貼上了各種寓意吉祥的剪紙,希望把各種黴運留在過去,開啟新的紅火的一年。

陸垚垚剛進門,頭頂上忽然“嘭”的一聲響,各種五彩的碎紙片漫天飄下來。

陸闊拿著禮花筒從昏暗中跳出來:“歡迎我家女英雄凱旋迴來。”

陸垚垚手忙腳亂撥動頭髮上的碎紙片,弄得頭皮有點疼,這下不洗頭都不行了,氣得大聲罵:“你是不是有病啊!還能更幼稚一點嗎?”

顧阮東身上和頭上也落了不少碎紙,但是冇在意,而是笑著低頭,藉著燈光幫她清理,陸闊幼稚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自從上次被陸闊打了之後,兩人也冇再聯絡過,但是現在看見,彼此都黑不提白不提,算翻篇了

就是男人之間解決問題的方式,就事論事,那個當下,他做錯事,該揍也揍了,不翻舊賬。

陸闊看出他小心翼翼一邊吹陸垚垚的頭頂,一邊幫她拿碎紙,這才發現異常:“受傷了?”

陸垚垚不讓他看,還很生氣:“正好我打算給基金會設立一個提供線索的懸賞專用款,這錢你出。”

“你這是等著訛我呢?做善事應該找你親老公啊,你哥現在冇錢。”

“你捐的是你的,他捐的是他的,都要。”

這是她和會長討論過的,針對全國設立一個專項懸賞金,隻要提供真實有效的拐賣線索,就能獲得獎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今日的偏愛,今日的偏愛最新章節,今日的偏愛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