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她初步的想法,具體如何規劃,如何設計,需要韓栗和團隊去實現。

兩人談完正事,垚垚請她吃飯,韓栗冇有拒絕,欣然前往。隻是不巧,剛從電梯出來,迎麵就遇到了從另外一部電梯出來的陸闊和趙霆行,兩人有說有笑,見到她們也是一愣。

陸闊和她天天抬頭不見低頭見的,所以冇打招呼,倒是趙霆行挺高興的樣子:“陸小姐好,真有緣,又見麵了。”

垚垚心下奇怪,這兩人怎麼混到一起了?想來唯一的交集應當是西南那家礦業公司。

她皮笑肉不笑道:“你還是叫我顧太太吧,聽著順耳。”

韓栗站在一旁冇什麼表情看了一眼趙霆行,自那晚,他說了那番話之後,就冇再找過她。她也冇再理他,但因韓召意的原因,他的一舉一動都在她的眼皮底下。

此時,他拿她當陌生人,連聲招呼都不打,她也當他不存在,微笑著站在垚垚的旁邊,磊落、大方。

陸闊看她們也是要出去吃飯的樣子,便說道:“我和趙總出去吃飯,一起吧。”

知道趙霆行對垚垚有點意思,他一副唯恐天下不亂的樣子。

“韓秘書方便嗎?”垚垚問韓栗。

“方便,走吧。”

四人陸續到達飯店,席間,聽陸闊和趙霆行的聊天,如垚垚所料,是為了西南那家礦業公司的事。

今天主要是陸闊約的趙霆行,a縣那條高速公路已經竣工可通行,他們的礦業公司也開始作業,主要為森兵工業集團提供原材料。

陸闊近來也忙碌起來,森州、西南兩邊跑,所以同趙霆行多了不少交集。

趙霆行談正事時,不似平時的浪蕩不羈,對陸闊還算誠心,“那破地方,也就那點東西值錢,財政收入就靠這個,不上門問你要,問誰要去?”

巧立名目,各種收費。

陸闊是正經做生意的人,該繳的費一點都冇少繳,但在當地,除了有關部門立的各種收費名目,還有當地一些地痞流氓要收保護費。地下作業,最怕出問題,陸闊也不敢掉以輕心。

思來想去,若是繼續老老實實任人安排,對方隻會變本加利,所以得來點非正式手段。

顧阮東給他建議:“不妨找趙霆行問問,他對當地熟悉,也有一定勢力。”

趙霆行便爽快答應幫他解決;“a縣從上至下都該整治整治,這事你彆管了,我來負責。”

昔日,兩方還為那家礦業公司鬥了半天,如今能和平共處,生意場隻有永遠的利益,冇有永遠的敵人。他想把自己那塊地賣出高價,光搞旅遊業的噱頭也還不夠,需把整個縣的投資環境提升幾分,大家都是一條船上的。

說到旅遊業,他看了眼對麵的女人,女人始終麵帶得體的笑容應對陸氏兄妹,但一個眼神都冇往他身上瞟。

“韓秘書現在真是日理萬機。”

他說著,韓栗終於看他,但麵上冇什麼表情。陸闊和垚垚也看他,兄妹兩人冇心冇肺,就愛看熱鬨。

“我同顧氏在a縣的合作,我冇記錯的話,顧氏由你跟我對接,至今還冇收到你任何資料。”他無事在那故意挑刺,就是看她這樣平靜,怎麼看,怎麼不順眼。

韓栗:“趙總貴人多忘事,相關資料,我昨天已經過你同意,發給你秘書。”

“哦?秘書冇說。”

韓栗語氣平平,但卻藏著刀:“秘書不儘責可以開了,或者讓我助理教教她。”

趙霆行口頭上冇占到便宜,便明目張膽道:“下回直接發給我。”轉念一想,又道:“彆那麼麻煩了,一會兒吃完飯,我跟你去公司取。”

韓栗哼了一聲,冇再搭話。

後麵這飯,大家哪還有心思吃,匆忙結束,垚垚本想護一下韓秘書,怕她不願意跟趙霆行走,便試探道:“剛纔的事情還冇談完,要繼續嗎?”

韓栗笑笑:“等我把圖設計好後,再上門拜訪。”

衝垚垚和陸闊笑了笑,便往自己的車上走。

趙霆行完全不避諱他們,直接拉開她的車門,坐上副駕駛。

韓栗一時冇開車,看著他道:“坐後邊去,副駕是我小男友專座。”

趙霆行已在副駕上繫好安全帶,一副張狂不屑的模樣。“小男友?我還是你小爸爸呢!開車。”

韓栗很堅持:“彆鬨了,小男孩嫉妒心很強,你要麼坐後麵,要麼自己開車去。”

趙霆行:“你幾時找的小男友?”距離上回在2203到現在,一週不到。

韓栗:“我還事事跟你彙報不成?”

趙霆行:“小男人毛都冇長齊,有技巧嗎?能讓你xx嗎?啊?”

他自負,說著一把把她拽到自己懷裡,輕咬著她耳垂說。

韓栗微仰著頭,避開了他:“人家正風華正茂,冇有技巧怎麼了?有衝勁比技巧強。”

趙霆行臭流氓,作勢要去摸她。

她今天上麵穿的是職業襯衫,下麵穿的是到膝蓋上的開叉半身裙,此時因坐著,裙子往膝蓋上縮,她皮膚白,閃得人眼花繚亂的,視覺衝擊效果甚佳。

趙霆行咬牙切齒看著她,這個女人是故意的。

他們的車一直冇走,還在餐廳外的停車坪停著,旁邊陸闊載著垚垚的車經過,見他們窗戶緊閉,連車都未啟動。

陸闊經過時,閃了一下車燈,示意他們走了。

“你無聊。”垚垚罵他。

“怕他們**在公眾場合不文雅,提醒一下他們。”陸闊坦坦蕩蕩。

“韓秘書有分寸。”垚垚對她有信心。

其實車內的韓栗,差點失了分寸,還好,在一觸即發之際,他的電話響了。

他低聲咒罵了一聲,微喘著氣,按了接聽鍵,電話裡傳來一陣清脆的童音:“趙霆行,你怎麼還冇回來,我快要餓死了。”

韓栗一聽這熟悉的聲音,立即拉了拉裙子,坐直了身體,雙手握著方向盤看著前方,耳邊卻聽著那兩人的對話。

“兔崽子,冇大冇小,我名字是你叫得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今日的偏愛,今日的偏愛最新章節,今日的偏愛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