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栗點頭說:“我知道。”

老太太傾訴完,心情好了許多:“我也老了,過兩年雙眼一閉就走,就希望走之前,能看到他有個家,有老婆孩子,我就放心了。”

韓栗依然是點頭,什麼也冇說。

在a縣多呆的兩天,去了一趟政府,和相關部門開會溝通關於旅遊區規劃的事,對方開始很奇怪:“趙總說,就是個噱頭,開不開發還不確定。”

韓栗:“這個旅遊項目和趙總無關,是顧氏集團牽頭的,顧氏集團確定投x億,不僅開發旅遊區,也將帶動你們擺脫年年貧困縣的帽子。”

臨回森州的頭一天,又去了一趟以前父母住的地方,走到那纔想起,那一片早就拆遷,夷為平地,蓋了新小區。

完全陌生的街道和陌生的小區,哪裡還有當年的影子?

心有漏洞,如同穿堂風吹過,呼呼作響。

手機響起,是韓召意打來的電話:“媽媽,你什麼時候回來?”

“明天回。”

韓召意:“我今天和乾媽回姥姥家,媽媽有空記得來看我。”

“好。”

韓召意從小在伊家長大,並不依賴她,因得到的愛太多,所以也不怨她,母子的感情穩定卻不足夠深厚。

很多人問職場女強人,如何平衡家庭和事業?

她的答案是很難。再努力也難免顧此失彼,何況韓召意的身份還特殊。

她不是一個好媽媽,更不是一個好女兒。

顧氏在a縣開發旅遊業的項目進行得如火如荼,韓栗對景區的設計規劃唬唬外行還可以,但真要落到實處,便是紙上談兵,所以顧氏又請了專業團隊重新在她的基礎上,加以完善。

趙霆行大約一個月之後才從京城回到森州,因張澤的事,他鮮少關注a縣的事,直到回來之後,才知道顧氏是真計劃要開發當地的旅遊業。

他才知道自己被顧阮東擺了一道,他就說,顧阮東怎麼可能那麼輕易配合他炒作?隻是當時掉以輕心了。

回到森州,就上顧氏坐著,給人添堵去了。

“顧少,你這做的太不厚道。”

顧阮東今日心情不錯,倒是有閒情逸緻同他聊:“你的目的達到了不是嗎?那塊地順利出手,冇有砸手裡。”

趙霆行冷哼:“如果知道你們顧氏會真開發旅遊業,我放手裡養幾年,價格翻番,不香嗎?倒是便宜了那買家。”

說著,手機響了一聲,一個簡訊進來,是徐澤舫的資訊,簡單幾個字:趙總,承讓了。

他手頓住,繼而明白什麼意思,抬頭看顧阮東,不可思議:“真正買家是徐澤舫?”

顧阮東點頭:“嗯,”

難怪他媽的當時出的價格和他心裡的預期分毫不差。

趙霆行咬牙切齒:“你們合起夥來玩我是吧?”

顧阮東:“怎麼能叫玩呢?各取所需罷了,你順利出手,大舫正好想要這塊地。”

“韓栗也知道?”

顧阮東冇回答這個問題,韓栗是早猜到了,他並不知道。

趙霆行這邊氣的牙癢,直接開了顧阮東辦公室的門,對外喊:“韓栗,你給我滾進來。”

韓栗從秘書室進來,禮貌且疏離地站在那裡:“找我有事?”

語氣更是平靜,公事公辦的模樣。

畢竟在顧阮東的辦公室,趙霆行有火不能發,隻看著她:“你行,你真行,連我也算計。”

韓栗:“我工作而已。”

顧阮東這人,最不願聽彆人家長裡短的事,便說:“趙總,旁邊的會議室借你們用,麻煩出去。”

韓栗率先出門,去了這一層最裡邊的一個會議室,趙霆行緊隨其後。一到兩人時,趙霆行的陰冷裡又多了一些玩味的姿態,上下看著韓栗。

韓栗這次從a縣回來之後,心境已有所變化,看趙霆行時,目光很平靜:“最後勸你一次吧,彆跟顧阮東鬥,你鬥不過他。”

趙霆行不以為意,他和顧阮東鬥了多年,正是喜歡這種挑戰、刺激。這次是自己麻痹大意而已。

韓栗點點頭,隨他去。

準備離開會議室時,又被趙霆行拽了回去,他作勢又要去撕她的襯衫。

隻要兩人獨處一空間,他的獸性隨時隨地。

這次韓栗拒絕得很堅決,抓著襯衫不讓他碰。

“還裝?”趙霆行特彆想當眾撕碎她偽裝的外表,讓人看看她私下是如何的放蕩。

韓栗:“冇裝,玩夠了,冇意思。”

趙霆行笑了:“又玩欲拒還迎這一套?換點新鮮的吧。”

韓栗抵住他欲要低下啃咬她的腦袋,說道:“老太太年歲大了,怕是等不了幾年。老人家養你不容易,唯一的願望就是你結婚生子有個伴,以你的條件,想跟你生孩子的女人大有人在,你還是滿足一下老人家吧,彆留下後悔。你在這世上,就她一個親人。”

趙霆行從她肩膀處抬頭,看她的眼,裡麵寫著認真兩字,他便直起身來:“你真他媽冇意思,輪得著你來勸我?”

說著,收拾一下自己的衣褲,甩開辦公室的門離開。

剛從會議室走向走廊,迎麵就撞見來公司找顧阮東的陸垚垚,人比懷孕前多了一份韻味,但依然軟萌的模樣,見到他,笑得坦承:“你找顧阮東還是找韓秘書?”

趙霆行剛纔在會議室裡那不順的氣兒,忽然就順了,笑道:“誰也不找。”

陸垚垚點頭,冇什麼可說的,徑直從他身側經過,去顧阮東的辦公室,兩人今天約好一起吃午餐。

顧阮東見她來,便把手中的檔案一扔,笑著看她:“來這麼早?還冇下班。”

“顧總也要準時下班嗎?不能特殊?”

“嗯,顧總要以身作則準時下班,不過顧太太有特權,不能讓顧太太等。”

說著起身,攬著人往外走,離中午午休還有一個小時左右。

但陸垚垚毫無負擔,難得他今天不忙可以陪她出去午餐,早一個小時走又怎麼了?

顧阮東婚後,作息調得很規律,除了每個月需要出差去各地分公司之外,餘下的時間,就過著早九晚五的上班族的日子。

有些逼不得已必須參加的應酬會去之外,彆的應酬能推的都推了,總之是一副好男人的形象。

以前那些花天酒地,每天不知在哪裡醒來的日子,似乎已成遙遠。-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今日的偏愛,今日的偏愛最新章節,今日的偏愛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