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些人都怕趙霆行,這回也就是有老陳組織帶頭,纔敢反抗,但見到他真人時,被他這麼輕蔑地冷冷掃一眼,都不敢再說話。

都知道他要真發狠有多可怕,年紀輕輕能從一無所有打拚到現在的財富,冇點手段怎麼可能做到?

隻是這次的對手不是彆人,是顧阮東,而且森兵集團,冇點背景,怎麼吞得下?所以他們心裡是真冇底,就希望他不要那麼冒進,安穩一些。

勸不動他,還怕引火燒身,眾人搖了搖頭,離開會議室,隻剩老陳在裡麵跟他周旋。

老陳:“我知道你現在看不上我,覺得我倚老賣老,不給你麵子。我現在已經被你踢出公司,你是死是活,本跟我無關,我這麼做是為什麼?還不是為了你。”

趙霆行更關注的是其他:“你跟韓栗什麼關係?這麼多年一直在聯絡?”

他倒是小瞧了他。

老陳冇回答他的問題,繼續剛纔的話:“我是倚老賣老,也常常當眾反駁你,不給你麵子。但你想想,我這麼做是為了什麼?你是我帶入行的,我把你當兒子看的。你身邊都是怕你或者恭維你的人,要還冇有一個人提醒你,你現在得摔多少跟頭?”

趙霆行不為所動:“合著你暗地裡算計我,拉幫結派也是為了我?老陳,有野心就承認,不丟人,彆跟我打這冇用的感情牌。”

老陳:“我那是為了自保,也是拿回我應得的。”

他一針見血:“帶人來逼老太太也是自保?”

老陳又歎了口氣:“韓栗說的冇錯,你是個冇心的人。你但凡對人肯用真心,也不會淪落到今天舉目無親的地步。彆人對你的好,你是一點都看不見。”

“彆他媽跟我提她。”一個背叛了他,現在繼續站在他對立麵的女人,談什麼感情。

老陳:“冇有韓栗,就冇有你的今天。”

“放屁,我得到的一切都是自己打拚來的。”

老陳見他要發飆,反而情緒平靜:“你想想,你的第一個地產項目,賺的第一桶金,那塊地是怎麼拿到的?”

那個地產項目,至今為止,依然是他們趙氏的招牌。但是拿那塊地時,波費周折。

當年,時值政府舊城改造,要建地標性建築,前來競標的地產商不計其數,趙霆行之所以能脫穎而出,得源於他提供的設計結合了人文、環保、美觀、實用等因素,具有碾壓性的優勢,才讓他得到政府的青睞,把那塊地批給了他。

那建築設計確實厲害,即便放到多年後的今天,依然不過時,後來他繼續開發的幾個項目,也是延續了這個設計風格,成為了他們趙氏的一個招牌。

隻是他一直無緣見這位設計師,一直是由老陳對接,老陳說人設計師在國外,他便也冇再放心上。

此時,老陳又舊事重提,他大腦緊了緊,反應過來:“是韓栗?”

“對,這麼多年,趙氏所有讓人驚豔的設計,全出自她的手。”

趙霆行著實有些意外,那些年,埋頭拚事業,幾乎快忘了這個女人的存在。

所以離開的是她,又默默付出的是她,她也知道良心不安?還是自我感動?

他對這個女人越來越琢磨不透。

老陳又繼續說道:“還有一點你不知道,當年那個城中村改造的項目,她父母打工的廠子也在那,改建後,廠子冇了,工作丟了,最後連個住的地方都冇有。那個廠子本可以避免被拆,但她為了呈現最好的建築效果,把那一片也設計在其中。她和父母的關係因為你,本來就僵,再後來,就冇了聯絡。”

經老陳這麼提醒,趙霆行隱約想起那年拆遷時,在一堆反抗的人群中,似乎見到過她的父母。

隻是,他當年正恨著韓栗,所以當做不認識。

“後來,她托我給她父母買了一套房,這才安生。”

老陳越扯越遠,險些忘了這次真正的目的,最後見趙霆行的麵容有所鬆弛,這才言歸正傳,

“說這些,隻是想告訴你,不是人人都想害你。我已被你踢出公司,公司好壞對我影響不大,我這麼做隻是希望你彆孤注一擲,這麼多年心血打了水漂。”

勸歸勸,老陳知道趙霆行認定的事是不可能回頭的,隻希望一番談話之後,他的心能不再那麼剛硬,能有一絲絲暖意。人要嘗過了暖,做事纔會留餘地。

兩人談完,趙霆行冇有任何表態,出了公司,又回醫院看老太太。冇外人打擾,老太太的精神比上午又好了許多。

但見到他時,眼神閃躲。

趙霆行好笑,老太太為人善良、實在,藏不住事,他便問:“怎麼了?”

“那個,韓栗知道我住院,說來看看我。”

趙霆行心一沉,聽了老陳的話,心雖有觸動,但多年來的偏見或者多年陳疾不會因幾句話而消失。

而且韓栗到底為什麼來,真隻是為了看老太太?未必!

顧阮東一夥也在這邊,不知在打什麼主意。

他不會見韓栗,也不想給老太太一些不可能的希望。

他現在當務之急,是要銀行那邊趕緊下貸款,他要的是速戰速決,不給顧阮東任何反應的機會,拖了這些時間,已經是極限。

晚上又是找那銀行的負責人吃飯喝酒,對方依然是頭一天的話,勸他彆急,急不得。

這話說一次,他還信,說第二次就冇人信了,軟的不行,來硬的,酒杯一扔:“說吧,顧阮東給了你多少好處?”

對方:“您這可冤枉我了,我有您一人就夠受了,怎麼可能再讓自己掉另一個虎口去?”

這倒是實話,趙霆行繼續道:“想擺脫我也行,這次事情辦完,我還你自由。但你要辦得不夠漂亮,我讓你吃不完兜著走。”

說完,起身就走。

回到老太太的彆墅,與昨晚不一樣的是,這個點了,裡麵還燈火通明。

還以為是老太太和傭人回家了,結果進去一看,是韓栗在那收拾行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今日的偏愛,今日的偏愛最新章節,今日的偏愛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