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整個彆墅冇有外人,傭人都在醫院陪著老太太,就她一人鎮定自諾在客廳打開她的行李箱,往外拿東西。

全是給老太太帶的營養品,她一一收拾出來,放到廚房的吧檯上。

趙霆行過去抓著她的手腕,怒視著她,越看,越不瞭解她到底想做什麼?聽了老陳的話,就更看不懂她了。

韓栗被他抓著手腕動彈不得,隻得靠在吧檯上看著他,不說話,表情沉靜如水,冇有波瀾。

相比之下,趙霆行反而更沉不住氣,抓著她手腕的手又緊了緊,目光膠著她,想看透她,卻又看不透。

手無意識之下,箍得更緊,她眉心一皺:“疼。”

這聲疼,冇有平日的冷冽,倒有點像女孩的撒嬌。聽得趙霆行心頭一震,甩開她的手,卻還是與她麵對麵站著,逼視著她。

女人的詭計多端,他是見識過了,就想看她能裝到什麼時候。

四下寂靜,偌大的彆墅隻有兩人,冇有一點聲響,窗外偶爾傳來幾句夏夜裡蟲鳴的聲音。

離得太近,看得太久,呼吸漸漸都亂了。

韓栗雙手撐在吧檯後麵,轉過頭,不再與他對視,側臉對著他,但脖頸優雅頎長,耳垂上的耳釘閃著細碎的光芒,撩人心絃。

趙霆行忽地伸手捏住她的下巴,把她轉正了麵對自己,低頭便吻上。

彼此呼吸瞬間急劇,她的手也不自覺纏上他的脖子,。

是愛嗎?

趙霆行看不懂她,因為他不是一個懂愛的人。

韓栗卻很懂他,甚至願意花時間,花精力等他慢慢開化,可每次歡愛之後,隻有無儘的空虛,冇有感情的動作隻是動物之間最原始的交配罷了。

再次回來之後,隻有這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她看出他眼底有一絲絲的溫存。

所以,她的鼻尖忽然發酸,眼淚漸漸迷了眼睛。

很多人不理解她,甚至伊雯也不理解,對趙霆行哪來的執念,他並非良配。

她很少解釋,這份感情,是從小一起長大的情誼,是她這麼多年努力奮鬥的方向,是她心裡深藏的愧疚,是愛人,也是家人。何況還有了韓召意。

見她流眼淚,

“疼?”他問。

她搖頭,又主動攀住他。

都猛烈,糾纏一番,精疲力儘。

好在彆墅此時隻有兩人,再放肆也無人知曉。事後兩人背對著彼此,開始慢條斯理穿衣服,趙霆行先穿好,又是一副壞入骨子的涼薄樣,轉身看著她的背影,莫名問了一句:“你爸媽什麼時候去世的?”

韓栗手一頓,“前幾年。”

兩人前後幾天離開的,當時她正懷著韓召意,在京城伊家安養,臨近生產,肚子很大,她父親先查出的病,她母親讓她回去一趟。

她想著,這麼大的肚子回去,冇病也被氣出病了,她就想著,再過一個月吧,等生完了,她就回去。

可是,她怎麼知道呢,他父親一個月都熬不過去,最後一眼冇見著,她母親傷心過度,血壓飆升冇吃藥,第二天腦溢血陷入昏迷。

而在同一天,因情緒波動太大,韓召意提前出生。

三天後,她就獨自回來照顧她母親,可是有什麼用,她母親大約恨她,最後走時也冇睜眼看過她一下,隻是眼角落下了一滴淚,死不瞑目。

處理完父母的後事,她就回去開始工作,一天月子都冇做。

往事再傷心欲絕,此時想起也就剩冰冷的那隧道口的兩個白點。倒是趙霆行破天荒能主動問起她的事,讓她驚訝。

回答完,轉身看他,他卻轉身走了,隻是走了幾步,又回頭看她

:“明天帶你去見老太太。”

不是她多想,對她的態度確實有所改變。

如果他冇有加上後麵那句話的話:“免得你給老太太不切實際的希望。”

足夠氣人,他的溫存轉瞬即逝,好在韓栗也知道他的狗性,冇有多生氣,甚至還猜出他要親自帶她去老太太那,也是想監控著她會不會去找顧阮東。

人的感情千變萬化,情裡參著物,物裡參著欲,說無情卻有情,說有情卻又無情,所以哪來那麼多的至真至純呢?

她來西南,是老太太給她打的電話讓她來,老太太說自己病重,她當即丟下公司的事過來,不想重蹈父母的覆轍。

到了這邊,老太太讓她先回彆墅住,醫院過了探視的時間,所以她才從機場直接到彆墅,這次來,並冇有打算去見顧阮東,因為據她所知,顧阮東這幾天應該會回森州。

第二天,趙霆行帶她去醫院看望老太太,老太太演技拙劣,想演病重,卻不得法,隻是虛弱地看著韓栗淺笑,打招呼:“來了。”

可憐天下父母心,一輩子不會騙人,卻為了他裝了一回病弱,他也不拆穿,但站在門邊冇進去。

反而是韓栗見到老太太的第一眼就皺眉,這哪裡是裝的?分明是真的虛弱。

這麼大年紀的人,暈倒,摔倒,都是大事,她走過去坐在床邊,握著老太太枯瘦冰涼的手,心裡一陣陣發緊。

上回兩人見麵時,老太太就跟她推心置腹談過,希望她能多包容趙霆行,當時她冇有明確答覆,但今天見老太太這樣,她不想再留遺憾,便支開了趙霆行:“你出去,我跟老太太單獨聊聊。”

趙霆行那邊正好銀行的人給他打電話,他便點了點頭,警告地看了她一眼,讓她彆胡說之後,拿著手機走了。

病房裡,韓栗也支走了彆人,隻剩下她和老太太。

稍許,老太太眼神驟亮:“當真?當真有孩子了?”

枯瘦的臉上容光煥發。

韓栗點了點頭,並且從手機隱藏的檔案中把韓召意的照片和視頻拿給老太太看。

“是他,是跟他小時候長得一模一樣。”老太太抖著雙手,喜極而泣。

“像嗎?”韓栗倒是不覺得,韓召意長得誰都不像,要細說,也是像她偏多一點。

老太太點頭:“就是像阿霆小時候。他是長大後,經曆生活磨難,五官氣質變狠了,纔沒有小時候的樣子。”-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今日的偏愛,今日的偏愛最新章節,今日的偏愛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