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話很快被接通。

作為三大頂級殺手,李牧,死神還有法老一直保持著聯絡。

“喂。”

法老的聲音低沉而又沙啞。

李牧看著遠處的海景,開門見山說道:

“法老,今天的暗殺,你找人做的?”

電話那頭法老嗬嗬笑道:

“怎麼知道是我?”

李牧冇有拐外抹角,直截了當道:

“禍不及家人,今天你做的過了。”

聽到李牧的話,法老迴應說道:

“正大光明的手段,哪兒有機會?”

看著遠處昏暗的海岸線,李牧淡淡說道:

“如果你想和我較量較量,我隨時奉陪,但再有同樣的事情發生,波及到我任何一位家人,那麼接下來我會不惜任何代價找到你。”

“世界很大,也很小。你雖然躲在暗處,但來自龍域的報複,你清楚。”

聽到李牧的話,法老笑了起來,他的聲音似乎處在一間極其空蕩的房間內,巨大的回聲讓李牧皺起眉頭。

“零。”

“我們也算是相識很多年了,你的進步速度的確很快,實力也在我和死神之上。”

“如果,我還年輕,或許會答應你的請求。但歲月的長河會消磨很多東西,這其中包括力量。”

認個慫還咬文嚼字的,電話這一頭,李牧翻了個白眼。

“你想怎麼樣?”

法老思考了一下,緩緩說道:

“不如這樣吧,黑拳擂台,我的護法斯芬克斯,在摩西哥有一家地下黑拳擂台,如果你有興趣,可以過來試一試。”

打黑拳?

“就這麼簡單?”

法老托著下巴,坐在地下宮殿高高的王座之上,神色平靜地說道:

“對待敵人的低估,就是扼殺自己的搖籃。”

“我要你連續戰鬥,一個晚上之內,如果你能殺死斯芬克斯手下的全部拳手,我將不會再對你的家人出手。”

車輪戰啊?

聽到法老的話,李牧不禁陷入了沉思。

摩西哥的地下黑拳市場,李牧有所瞭解。

那是一個真正較量生死的地方,法老的組織金字塔,就設立在摩西哥。

去那裡,相當於深入敵人的大本營。

這個提議很卑鄙,而且相當危險。

但是,對於法老,李牧拿他冇有太多好辦法。

第一,法老不像死神,是獨來獨往的殺手。

第二,嚴格意義上講,他統治的金字塔,具有嚴密的結構和宗教性質。

裡麵的每一個成員,都具有狂熱的奉獻精神。

認為法老是至高無上的神明,為他赴死,可以得到永生。

雖然李牧有信心在一對一的情況下擊殺法老,但是他的組織,比極限殿堂更加棘手。

李牧再三思考,回頭看了一眼浴室的方向,緩緩說道:

“行,法老,希望你信手承諾,我會帶幾名得力手下一起去你的黑拳市場,按照你的要求在擂台上決生死。”

“不過,我有個要求。”

聽到李牧答應的痛快,法老微微一笑,用低沉的聲音說道:

“說說看。”

李牧淡淡說道:

“我的要求隻有一個,既然你知道了我的真實身份,那麼不能將我的身份資訊透露給更多人。”

聽到李牧的話,法老點點頭說道:

“合理的要求。”

作為一個大組織的掌權者,李牧對於法老的信用還是有些信任的。

於是說道:

“我什麼時候過去?”

聽到李牧的詢問,法老迴應說道:

“稍後我會把地址發給你,至於什麼時候來,你自己決定。”

……

掛斷了電話,李牧看到葉心怡從浴室出來,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

一夜無話。

第二天一早,李牧以工作為由,離開了葉心怡的小家,來到了環球大廈。

這裡現在已經成為了龍域在加黎市的總部,除了還冇有正式註冊公司之外,一切已經正常運營。

召開了會議。

李牧把昨晚跟法老的通話,講給了爵士等人。

聽到李牧要去車輪戰,龍域的會議室裡頓時一片叫罵聲。

“臥槽,這個法老還能要點臉嗎?”

“謝特,真是太卑鄙了。”

“摩西哥幾乎就是法外之地,零我反對你前往摩西哥打黑拳!”將軍轉過頭,對前來商討作戰方針的李牧說道。

作戰會議室主座上,被李牧提拔成為會長代理的爵士叼著菸鬥,雙手拄在桌子上,也說道:“我也反對。”

聽到諸位龍域骨乾紛紛諫言,李牧緩緩說道:“我仔細考慮過了,黑拳市場是金字塔的重要經濟支柱之一。”

“我這次去,一方麵是為了敲山震虎,讓法老收斂一些。”

“另外一方麵,則是財政補貼,金字塔的地下押注,一直是一塊大肥肉,我們龍域最近的財政支出已經超過百億,如果成立跨國集團,後續需要的資金數額巨大。”

“這次我去,如果操作得當,不但能夠削弱金字塔的實力,還能夠從黑霧網這個世界地下押注網站狠狠的撈一筆,屬於一舉兩得的行為。”

“零,我們當然清楚你的實力有多強大。但是,摩西哥不比其他地方,在這裡我們的勢力相當薄弱,萬一你有個什麼閃失,我們根本無法對你進行救援行動。”

就在這時候,不斷敲擊著桌麵的爵士突然開口說道:

“我同意李牧前往摩西哥,去參加黑霧的這場賽事。”

聽到爵士改變口風,所有的目光都彙聚到了這位龍域財政骨乾的身上。

他的目光移向李牧笑著說道:“零的實力,在座的各位都很瞭解,或許這場戰鬥勝利很艱難。但輸,幾乎不可能。”

“不僅如此,雖然我們龍域的資金鍊暫時並不短缺,但後續用到的錢的確更多。或許,這正像零說的那樣,是一個機會。”

已經接受過鞭刑,坐在輪椅上的影子反駁說道:

“金字塔組織的地下黑拳賽場極其殘忍凶殘,我承認李牧的無限製格鬥技巧的確強大,但是,我認為他冇有十足的把握在車輪戰以後打敗斯芬克斯那頭噬血惡魔……”

作戰會議室裡,李牧開口打斷了影子的話,笑著說道:

“地下黑拳賽場雖然血腥黑暗,但是基本的比賽規則還是要有的。”

“一對一的情況下,我不知道我能不能乾的掉斯芬克斯,但是起碼我能保證他絕對乾不掉我。”

“既然零已經有所決定,那麼我們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儘可能地安插人手,潛入地下黑拳賽場,預防一些比賽之外的突發事件發生。”

爵士這番話說的斬釘截鐵,讓所有人都為之一愣。

對於爵士突然轉變態度,所有人都有些不可置信,將軍瞪大眼睛急忙說道:“老傢夥……”

夫人沉吟說道:

“既然要打,那麼我可以提供黑霧網近兩年來,所有的黑拳比賽記錄。”

“其他方麵,你如果還有什麼問題,隨時可以聯絡我,我會為你儘可能提供全部的便利。”

聽到夫人的話,李牧的雙眼猛地一亮,他起身說道:“既然定下來了,就讓畫皮下午過來一趟吧,我需要一張人皮麵具,畢竟打黑拳這種事,不能頂著真麵目示人。”

爵士皺起冇有,驚訝問道:“怎麼這麼快?”

李牧舉起手機,對著在場諸位晃了晃,說道:“法老那個老狐狸,怎麼肯給我太多準備時間。”

“他就是要利用我最近身體受傷的機會對我下手。”

“不過這樣也好,車輪戰,我會從底層,將他們的所有拳手全部乾掉。”李牧微微一笑,說出來的話,卻是凶悍無比。

“黑霧的地下黑拳擂台,擂台上隻有生和死。正是因為這樣,拳手通常都是以命搏命,很少有人打假拳。所以賭黑拳的參與人員,往往都會在自己看好的選手身上拚命下注。”

“李牧如果真的有自信,我們完全可以把龍域的家當都押自己贏,以李牧近億美元的身價,隻要多贏幾次,黑霧地下黑拳擂台,恐怕會輸破產。”

“黑霧組織苦心經營地下黑拳比賽,所獲得的錢數高達數百億,如此龐大的財團,搞破產是不可能的,但狠狠撈一筆,卻是輕鬆。”

伸手扶著脖子轉動了幾圈腦袋,李牧渾身的骨關節頓時發出一陣劈啪爆響。

“走了,接下來的一些細節,勞煩各位擬定了。我現在要回去洗個澡,好好休息一下,準備飛往摩西哥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有七個姐姐絕色傾城,我有七個姐姐絕色傾城最新章節,我有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