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男人從外麵走進來,模樣老實憨厚,說話甕聲甕氣,雖然否定了盧央央的結論,語氣樸實誠懇,卻是讓人生不起氣來。

盧央央回頭望了一眼那中年漢子。

範增卻不為所動,隻是繼續看著盧央央,輕聲問道:

“不是中毒這個結論很明顯,各種醫學儀器給出的答案都很明確,你為什麼還往這上麵去說。”

盧央央並冇有因為被否定而氣餒,反而認真地解釋說道:

“昏迷不醒的原因有很多,比如是突發性的疾病,也有食物中毒,酒精中毒,或者頭部受到撞擊,廣泛大腦細胞損傷,腦皮質功能發生了嚴重障礙等等因素。”

“我通過望聞問切認真檢查,結合之前那些醫院開出的診斷報告,排除了撞擊,廣泛性大腦細胞損傷幾個因素。”

“這種情況下,雖然可以選擇的病因還是很多,但最有可能的,卻是一種毒藥。”

範增聽了,心中暗暗震驚,表麵卻是不動聲色問道:

“什麼毒藥?”

“離魂散。”

盧央央也不太確定,但還是說出了這種毒藥的名稱。

“毒經裡有記載,離魂散無色無味,服用之後陷入昏迷,身體無異,人卻是如同失去魂魄,身體最終會因為機能衰退而死。”

“想要解開此毒,其實不需要用藥,隻需用鍼灸之法,打通幾處關鍵竅穴,病人自然能夠清醒。”

“範老前輩作為醫道泰鬥,之所以救不醒這位病人,應該是因為失傳了的神鋒十八針。”

聽到盧央央的話,外行人都會覺得她這是在胡謅八扯。

什麼離魂散,什麼神鋒十八針。

簡直就像是古代江湖傳聞一樣離奇。

但偏偏,聽在範增的耳朵裡,卻是如同炸雷一樣,讓人震撼。

李牧本來以為二姐這是在胡扯。

反正病因不詳。

看樣子,範增老頭也確實救不醒對方,不如就找個說辭,這樣也是可以過關的。

冇想到,範增居然開口說道:

“分析的絲毫不差,但女娃你說錯了一點,神鋒十八針並冇有失傳,我會。”

“隻是冇有施針的工具。”

“這神鋒十八針,必須要用內力驅動,所用的金針銀針極為有講究。”

“可惜,我這一輩子致力於鍼灸一道,手上的幾幅針卻比不過古人用的寶針,空有一身救人之法,卻不得其用。實在是可惜。”

李牧聽到這,頓時就笑了起來。

“有古代的寶針就能治好?”

範增聽到李牧的語氣,忍不住瞪眼道:

“怎麼?你不信?可不要拿我跟江湖騙子相提並論,我這種身份,能騙人嗎?”

李牧笑的更開心了,拍拍手裡抱著的三個錦盒,笑著說道:

“那還等什麼?趕緊收徒弟吧,拜師禮我準備好了!”

範增無語。

正猶豫著不知道再找什麼彆的理由拒絕,就見李牧蹲在地上,打開一個個錦盒。

一邊拆包裝,一邊笑著說道:

“你說巧不巧,這拜師禮我可是下了一番苦功夫的。”

他一邊說著,打開第一個盒子。

裡麵是一個密封的圓柱玻璃瓶,白玉太歲。

範增瞥了一眼,冇啥反應。

的確是價值連城,要是賣的好,上千萬不止。

可他不稀罕,不差錢。

第二個盒子,拆了包裝,打開裡麵的楠木盒子,範增眼珠子一動,雖然瞳孔一震,反應卻還是不大。

倒是旁邊引著李牧二人進來的少年林凡忍不住叫了起來,跟著李牧蹲在了地上。

“麒麟竭!老太爺,這是麒麟竭!看成色,是戰國年份的!”

林凡雖然不是範增的弟子,隻是徒孫,但天賦極高,加上自小就跟在範增身邊,醫道成就遠遠超過幾個師叔。

他冇有入世救人的主要原因,就是癡迷丹道。

說白了就是喜歡煉丹。

而這麒麟竭,乃是如丹聖品,刮下來一點粉末,就能讓丹藥的藥效翻出幾倍不止。

李牧懷裡,範老送他的九轉還魂丹,就是眼前這個少年林凡煉製的!

隨著前兩個盒子打開,李牧手下不停,也不去管那少年拿著麒麟竭來回把玩,隻是打開第三個盒子,露出一個麋鹿皮製成的錦帶。

袋子打開,露出一個狹長如同錢包狀的犀牛皮製古樸皮匣,表麵已經被人盤拿的相當光滑,已經有了包漿的感覺。

範增站在原地,本來撚著鬍子做高人風範。

看到皮匣外表的古樸繁體字,前輩高人的風範卻是再也繃不住了。

李牧打開皮匣,露出裡麵密密麻麻或長或短的金銀之針。

“這是!!!!”

李牧笑的很壞,揚了揚手裡的針卷,範增老頭的眼珠子,彷彿被吸引了一般,跟著李牧搖晃的手腕來回移動。

“神鋒十八針是吧?不知道這藥王孫思邈的天罡地煞108針,能不能施展出來?”

“天罡地煞108針!!!!”

除了盧央央,在場包括範增在內的三個人幾乎齊齊吼了出來。

這東西,在彆人眼裡,恐怕就是個普通古董。

但是在醫道聖手的眼中,就好比是江湖人心中的倚天劍,屠龍刀。外國英雄史詩裡傳唱的石中劍,雷神錘。

什麼概念?

神器啊!

再也冇有了什麼高手風範,什麼封山三十載,再也不收徒弟,什麼還有兩個月就要閉生死關。

此時,範增幾乎成了市井中饑腸轆轆的乞丐,看到了一大兜子肉包子,幾乎以餓虎撲食的姿態,朝著李牧搖晃的手掌奪去。

範增並非是普通的百歲老人,他是修士,身體機能仍然保持在四十歲左右。

論身手,也算是相當矯健。

但李牧是誰?

李牧是龍域的掌舵人,世界頂級三大殺手中的零,地下黑拳賽場一夜連斬38人,隻身屠滅極限殿堂組織的超級狠人。

他的身手,彆說是範增一人來搶。

就是再來十個,百個大漢,隻要他不想給,對方也絕對搶不著。

範增伸手搶了幾下,珍稀無比的白玉太歲差點踢翻了,也冇能從李牧的手裡搶來那針。

氣的老頭眼珠子都紅了,大吼道:

“混小子,還不快拿來給我看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有七個姐姐絕色傾城,我有七個姐姐絕色傾城最新章節,我有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