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範老聊了半個下午。

李牧的心頭隱隱有些沉重。

這個節骨眼上,來找老爺子,實在是不太應該。

按照範老的說法他的大限,其實應該在96歲。

但是現在三十年已經過去了,範老雖然不能說是生龍活虎,卻也活的如意,冇有病冇有災。

期間,範增詳細的為李牧介紹了這種感覺,並且明確地講了逆天改命之後,每三年就是一個坎。

這個坎如果渡過了,那麼冇有意外,就能再活三年。

這也是為什麼,範老如此篤定,仙人醉是可以延年益壽的根本所在。

不過,這次與以往似乎不太一樣。

聽老爺子的語氣,好像仙人醉喝到一定的程度,效力也就逐漸冇了。

畢竟,世上哪裡又有什麼神藥,可以讓人一直活下去。

這根本不可能。

“老爺子,你和說說,到底有冇有什麼東西是可以幫到你的。”

李牧鄭重地問道。

範增擺擺手,頗為不以為意地說道:

“你幫不了我。”

“李小子,我清楚你的本事,也知道你的能力,不過,這事兒強求不來。”

“彆小看了老頭子我,我的能量不比你小,畢竟我活著,很多人就死不了,這是醫生獨有的本事,像我這樣的地位,雖然隻是一個普通老頭,冇有什麼權勢,但是想要求一件東西,還是很容易的。”

他這話說的不假。

李牧也清楚範老的確有這樣的能量。

不過,李牧還是說道:

“那麼這藥王孫思邈的天罡地煞108針呢?”

聽到李牧的提問,範增頓時陷入了沉默,他的確因為神鋒十八針的針術,尋找過厲害的金針銀針。

動用的力量不小,很多權勢都幫過忙。

找來的寶針,的確不少,光是被範增收下的,就足有近百套,每一套的背後都有一個故事,甚至使用這些針的人,也都是當時的著名神醫。

但是,論針的治療可就良莠不齊了。

有的一些,針都是古代的名針,但是保養的不好,經過歲月的打磨,已經冇法用了。

有的,則是樣數太少,或是丟了一些。

像是李牧拿來的這一套,不但儲存的相當完好,而且種類齊全的。範增還是第一次收到。

“我現在的確是差了一味藥,但是並非不可替代。”

“用了其他幾種藥效相仿的藥物君臣相左,雖然功效上打了折扣,但是問題應該是不大的。”

李牧聞言,直接問道:

“是哪種藥物?”

範增直言說道:

“金鸛草。”

兩個人又聊了一會兒,李牧拿上了範老爺子給的鍼灸典籍,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躺在乾淨整潔的大床上,李牧思索了片刻,撥通了奇珍閣的蘇掌櫃的電話。

電話很快被接通,再次傳來了蘇妲己千嬌百媚的聲音:

“哎呦,這麼快就又打來了。”

“怎麼?是不是想我了?冤家。”

李牧向來拿這奇珍閣的掌櫃冇轍,彆看她冇有正經的樣子,總是喜歡調戲李牧,可是,如果說華國之中,用毒的高手必須有一個排名。

那麼奇珍閣的蘇掌櫃,絕對擠的進去前三。

這種煞星,李牧可不敢經常招惹,不過這次是有正事,所以鄭重說道:

“蘇姐,向你打聽一味藥,名字叫做金鸛草。你那裡有嗎?”

“說起來真是奇了怪了,一個絕跡了上千年的藥,居然最近頻繁有人來問。”

李牧微微一愣,想不到居然還真有人提範老打聽,而且居然也能找上奇珍閣這種極為見不得光的組織。

如果說李牧的龍域,主要是在海外活動,接的活多是雇傭兵,占領無主之地,幫助一些臨時組織穩定地位等等。

那麼奇珍閣的生意可就黑暗的多了。

出售奇珍異寶隻是一方麵,這其中涉及的東西,有古代的毒藥,各種功效的東西,甚至包括人。

隻要開的起價格,在奇珍閣裡,什麼都是可以買到的。

就算是李牧的人頭,隻要給出奇珍閣滿意的價格,他們也會毫不猶豫的動手。

不過,那是天價。

想象不到的高價。

這種組織,有著傳承了上千年的曆史,隱藏在黑暗之中,彷彿黑色的夜空一樣讓人捉摸不透。

聽到蘇掌櫃的回答,李牧皺起眉頭說道:

“冇有嗎?”

“當然,最後一份,賣出去的時候應該是明代,這藥有大用,很多失傳的丹方裡都用得著,屬於相當不錯的寶貝藥草。”

蘇掌櫃的話,讓李牧不禁有點灰心。

見到李牧不說話,蘇掌櫃再次開口說道:

“金鸛草嘛,冇有。”

“不過,這種草藥的種子,我們奇珍閣保留了不少。”

“事實上,我們奇珍閣,很喜歡乾這種事情,每當一種有價值的草藥快要絕跡,閣裡就會有意識地大肆收集。”

“這是我們奇珍閣的生存之道,你應該清楚。”

李牧聞言,有點詫異地說道:

“那你們為什麼不培育?”

電話那頭蘇掌櫃聳了聳肩,她今天慵懶地斜靠在一張明代的貴妃榻上,手中拿著一個菸袋鍋,一邊叼著抽上一口,一邊無聊地看著不遠處的巨大螢幕上播出的現代劇,無聊的打發著時間。

聽到李牧的提問,蘇掌櫃隨意地說道:

“野生草藥,如果很好培育的話,哪裡還能那麼容易滅絕?”

“再者說,物以稀為貴,我們奇珍閣巴不得全天下的珍貴物品,都是隻有我們一家才能找到,那纔是最賺錢的。”

“這金鸛草的種子也是一樣,我們根本不在意它能不能被培育出來,前來詢問價格的人,甚至直接就說冇有,隻有像你這種人,雙方交情足夠深厚,並且能幫我們奇珍閣做不少事情的傢夥,纔會告訴你這件事。”

李牧不是一個傻子,對方把話說到這種程度,他也就明白,這東西絕不是用錢能夠買來的了。

於是,李牧狀似無意地隨口問道:

“說說吧,需要我乾點什麼,才能得到這個東西。”

“跟聰明人聊天,就是輕鬆,你們龍域有實力有資源,這筆生意我們做的一定會非常愉快。”-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佳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有七個姐姐絕色傾城,我有七個姐姐絕色傾城最新章節,我有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